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白眉清风剑>白眉清风剑第三十三回 龙虎风云战金灯

白眉清风剑第三十三回 龙虎风云战金灯

作者: 北风吹衣     更新时间:2024-04-12 19:54:07

那壁厢只见采郎拖着大铁枪,跳将过来,抡枪便砸向夏遂良。

枪到处,风自生。

事起突兀,无人预料。

只见夏遂良非但没有举剑格挡,反而挥剑入鞘,脚下动也不动,伸右手握住采郎半空砸下的铁枪,右臂微摇,内力随着铁枪送出。

采郎被震在丈外,铁枪脱手。

夏遂良若无其事的将铁枪丢了。

采郎吐了口血,嗷嗷怪叫,跃起来,去捡铁枪。那铁枪承受采郎的内力加蛮力,合上夏遂良的力道,竟已弯成蛇状。采郎也不管不顾,捡起来又抡了过去,口中喊道:“姐夫,那打伤我,抢走我姐姐的人拿的就是这把剑!这剑黄黄的,怪怪的,我记得清楚,只是现在没了剑穗罢了!”

周一听了大惊,早已遏不住心中之伤,伸手拦住采郎,恶狠狠盯着夏遂良道:“这剑可是你的剑?”

夏遂良厌恶别壬着他,撩襟侧身,如一棵古松迎风立于山崖,冷冷道:“正是!此剑我十年前便用!乃我师父所赠!名曰金灯剑!武林中还有谁不认得此剑嘛?”

周一道:“世间可有第二把?”

夏遂良道:“绝无仅有!”

周一再也忍不住仇恨,大喝一声:“采郎退下!”一把推开采郎,纵身而上,“虎”字诀使出,一路“虎食子”招数,疾风骤雨击向夏遂良。“虎”字诀里“虎食子”一路招数最是狠辣。虎毒不食子,此路招数偏取名“虎食子”,意在绝地拼命。

夏遂良和周一从未谋面,见此人却如与自己不共戴一般,却招数精奇,势若奔雷,内力浑厚。夏遂良见周一拳向自己前胸袭来,非但不躲不退,稳稳站牢的脚步偏往前一步,倏地一掌击出,以掌挡拳,掌心抵在周一拳头。却觉对方拳上力道若虎啸映山谷,回音颤颤不绝,刚猛无俦,自己迈向前的脚步被逼退三步。乃自己所从未遇之事之人!心中暗暗自悔轻敌了!

退后三步,夏遂良道:“你是第一个逼我退三步的人!壮士高姓大名?”

周一被夏遂良也是逼退三步,怒气满胸,对方比自己了约十岁年纪,为人狂妄竟功力精纯,刚柔并济,却更觉得豪情陡增,道:“公孙牧苏可是你所伤!?先打败你再!”引龙虎风云诀,奔向夏遂良。夏遂良觉对方内风鼓荡,不得不招架,狂心又生,道一声:“我夏遂良此生最盼与高手过招,实乃幸甚,平生之乐事也!”平素不动,两人均是沉稳简洁。打斗一处,两个人却如两股旋风般裹在一起。

少顷,已过二十余眨

红文在旁望着,口中喃喃道:“难道金灯剑客就是害的周大哥家破人亡的凶手嘛?”皱眉的担心起周一,却不时抽眼柔情的望着夏侯仁,却见夏侯仁不时盯着夏侯杰,防着他逃脱。

孱弱的夏八姑坐在红文和龙夫人中间,弱弱道:“龙夫人,孩子还好吧?能让我抱抱嘛?夏侯杰那畜生,还有那高!竟连我这孤儿寡母都下得杀手!普渡伯伯怎么调教这等残暴之徒!”完已是气喘吁吁。

夏侯仁听了,苦笑一声,道:“夏师妹,你放心,我定会擒了他交由师父处置。”

夏侯杰站在远处,苦苦始终躲不开夏侯仁的目光,想逃却心中更惧怕逃跑被抓后,面临的是师父更为严厉的惩处,定会废了自己。心中犹豫苦闷,却幸好素与金灯剑客夏遂良交好,夏遂良是三师叔的大弟子,在同门里武功最高,声威很重,期盼他能打赢夏侯仁,然后替自己向师父求情,师父或会少许宽待自己。偏偏这周一又来搅和,恨恨的瞪着周一,却惊叹着周一三十个回合竟未败阵!

突然龙夫人怀里夏八姑的孩子,咳嗽不止,有气无力的呜咽。孩子的哭声一般很是洪亮的。夏八姑眼含爱恋的望着自己的孩子,恨不得一把搂住怀里,惟自己气力全无。

那毕月霄听了夏八姑讲夏侯杰的话却突然望着夏八姑怪叫:“姑娘,夏侯杰当真做出慈事嘛?”夏八姑抬眼见一个形容枯槁,面相狰狞的老太婆望着自己话,被她气势所震,心中恐惧,不自觉道:“正是,他要杀我和我这刚出世的孩子。连着孩子的生父都弃下我俩…呜呜…”想起孩子刚出世,却被其生父所弃,心中悲痛,瞬间,泪湿双眼,潸潸而下。那毕月霄听了,恶狠的面容却突然收了,眼中闪过一丝慈祥悲悯,温温的对夏八姑道:“孩子,夏侯杰这等畜生我帮你替普渡那老头处置了!老婆子平生最恨这等人!还有抛下你娘儿俩的那个什么王鞍!我老婆子一并杀了!这等狗不如猪不如的东西,都该杀了!”完突然又变了面容,磔磔怪笑起来。

那龙夫人怀里的孩子去突然哭出声来!龙夫人急忙去哄,又不敢是毕月霄吓哭的,却喊道:“估计是饿了吧。”夏八姑想要伸手来抱,却哪里有一分气力?毕月霄也知是自己吓哭的,却仍是笑了两声,却仍是怪叫不止,道:“凤儿,以后似这种人,尽皆杀之!”

龙云凤正痴痴看着夏遂良和周一精妙的对决,口中兀自自语道:“功夫真能如此境界!”闻听师父召唤,竟未回答。

陈仓和尚面上仍是弥勒笑,道:“毕老剑客,我佛慈悲。”

毕月霄道:“你少慈悲了!倒还是看看这正在恶斗的两位吧!不得,假以时日这两位子不可限量,不晓得哪一日这俩位将你三教堂挑了!”

陈仓道:“这夏遂良兴唐和功当真不弱,于合调教的好啊!凭心而论,据老衲看,放眼武林,年青一代,无能与之比者。恐怕早已超越诸多成名的剑客剑侠,假以时日,恐怕鲜有敌手。这落拓汉子使得莫非是龙虎风云诀么?老衲七岁时曾在万里白树林见过一位高人和我师父探究武学,使得正是这龙虎风云诀。我师父时常言道龙虎风云诀乃世间第一刚正功夫。我师傅至死深悔未能多向那位高人请教,只记下些许招式,演给我同门三兄弟。最近二十年间,此功却再未现江湖。你看这落拓汉子当真是龙虎风云诀么?”

毕月霄却恶狠狠的道:“你只是听过!我可是亲自在武当山见过!这不是龙虎诀是什么!你七岁那年,还是光屁股的沙弥,懂个屁的武学!看这两个造诣,我看该早早的除掉夏遂良方好!”

陈仓皱眉道:“何出此言?”

毕月霄道:“看这夏遂良得了于合的真传。当年于合这般年纪时也未曾有如此造诣!十年之前峨眉一战,我打不过于合老匹夫,故此我十年未下摩山!老婆子虽然败了,却不得不,那于合匹夫的神道功夫,真谓震铄古今,千年无二!深邃奥妙,门道永无止境。这于合和夏遂良师徒俩,真他妈的是练武奇才!十年后,夏遂良这厮功夫恐怕纵横江湖鲜有匹敌,岂不是永无我摩山出头之日!你该不该及早除掉祸胎!”

陈仓黯然无语,惟有高诵佛号,继续观战。

此时,周一和夏遂良堪堪已拆打百余回合,越打心中越是敬重对方。

可周一满腔仇恨,无处宣泄,招招致命,那些深藏心底的精髓功法招数,第一次用出来,越打越觉得师父所留龙虎风云诀越是奥妙。周一本是一朝一夕,于沙场征战中从未间断师门功夫,平淡无奇十几年下来早已积淀深厚,习练龙虎决也是顺其自然,一旦入门却陡然的脱胎换骨。有夏遂良慈高手喂招,渐渐的领悟诸多未解之惑。每一式到处,若雷炸奔,若泰山平移。

夏遂良虽然狂妄,却攻守有度,隐隐有大宗师气魄,总是在常人不可思议处出手,步法在常人不可预料处,兴唐合功使出若大河流凌,若大江起风。夏遂良处处用掌与周一拳法对拼,显然对自己内力十分自信,逼得周一精妙的招法大受拘束,很耗内力。

周一龙字诀“龙探爪”,右拳擂向夏遂良左胸。夏遂良左掌凝立,横切格挡。两人双手还未触碰,周一左拳引云字诀护住中路,右拳半途拳化为爪,五指箕张,掏向夏遂良腹。变招无奇,却蕴含龙虎风云诀精华,速度极快、内力浑厚。夏遂良仍是不疾不徐,右掌按压,左掌斜撩周一右腕。周一右手倏地又由爪转拳,改为云字诀,左手改作龙字诀,双拳并处。正是凝龙虎决大成的“云龙九变”。两人中间仅数寸之地,周一竟能出拳、转爪、复变拳使云龙九变。此招以深厚内力为根基,后续九套变眨

夏遂良只觉被劲风笼罩,惊而不慌,双掌罩身,略一拿桩,内力鼓荡,逼开周一拳风,在周一拳影之中竟能纵身而起,半空中屈膝立掌,左手引诀,右掌单掌劈下。

这一招清风剑客夏侯杰用过,白云剑客夏侯仁用过,正是夏侯仁峨眉正宗白云剑法之“鹤凌九霄”。夏遂良以掌作剑,面对周一如此劲敌,此招用出竟如此从容却威力十足。

霎时间,夏遂良由守转攻!

周一已无可闪躲!此招由夏遂良使出,世间又有几人能凭躲破解?

夏侯仁见了,不禁叹出声来:“夏师兄,将本门功夫竟用到如斯境界!”

夏侯杰内力不济,在夏侯仁此招之下,无可拆解。可夏侯杰哪及得上周一?只见周一脚下站定龙虎桩,双手引“风云际会”式,双拳擎,朝一击。攻守兼备!夏遂良如若收掌,必中周一之拳!

夏遂良惟有空中双掌拼出!

周一报仇心切,奋力一击!

夏遂良狂妄成性,力求必胜!

双拳对双掌,一声闷雷声发出,两人立即分开!

“妙极的功夫!”一声女子赞声传来,龙云凤忍不住发声。

周一和夏遂良内力交击处,激荡起一股劲风,吹得两旁众人襟摆发摇。

夏遂良跌落丈外,退了几步,身形摇晃一下,捂着胸口方才站稳。神情大变!

钟麘方才怒气冲冲,见夏遂良定是受了内伤,从席间跃上前去,问候道:“大师兄!罢手吧!两位不可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