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白眉清风剑>白眉清风剑第十二回 白衣少年白云剑

白眉清风剑第十二回 白衣少年白云剑

作者: 北风吹衣     更新时间:2024-02-04 02:19:30

却宫世良被襄阳王骂了一通,心有不甘,便带襄阳王到冲霄楼内,仔细寻觅,陡地伸出手,不知拍了一下墙壁上的甚么,呼地一声落下一个大网,诧异道:“王爷!这机关并没有被破,却是竟被人关了!此人却是只会关,不懂开!”。

襄阳王一听之下,思虑:“难道萧墙之内真有刀柄冲外的?不会是锡,又有谁如此熟悉冲霄楼,又有谁能在不到一炷香时间内能尽破金冠道人高徒所布的冲霄楼?”

正在此时只听四面呐喊四起,鼓锣齐鸣,心中大惊。赵锡一鞠身,道:“父王,我去看看。”言毕,跳出楼去,正遇见丁不系。

丁不系倒身拜倒:“王爷,朝廷动了!李也心、刘子韬、陈之略竟然是汴梁皇帝的安排的细作,叛了王爷,开了城门,颜查散率兵攻城呢!西门已经陷了!东、南二门眼看也是不保。事过仓促,朝廷显然有备而来。”

他原以为赵锡必是惊诧无比,却见赵锡只是微微变色,渊停岳峙,虽然见过赵锡不知多少次,今蓦地发觉宛若从来不认识他一般,以前觉得他是一个武艺绝伦的王爷,现在却就之如日,望之如云,不知其深浅,不知其城府。

只听赵锡淡淡道:“邓车呢?”

丁不系答道:“邓将军带队正在与颜查散拼命呢!”

赵锡道:“北门为什么动静这麽?”

丁不系道:“卑职还没有来得及禀报,刚才陈生派人言道摩山大剑龙云鹏带了锦毛鼠白玉堂刚刚闹了北门!”

赵锡一听之下,突地变色道:“龙云鹏?白玉堂?”正在此时,忽有兵卒来报:“大将军邓车巡守西门,值陈之略竟私通外敌,叛了王爷,开门放敌,已被邓将军斩了,不过形势严峻,城中士卒多慌乱不堪,眼看不担”

余众皆是变色。

赵锡却是淡定自若道:“谅他开封府除了白玉堂能有几多好手?叶剑客、庄剑客随我去擒了颜查散。擒贼擒王,令其自破。”

那庄子勤也是成名剑客,竟对这二十出头的赵锡惟命是听,跟着去了。

龙云鹏带了白玉堂,一路无话,二人离北门近。龙云鹏道路熟捻,便直奔北门。到了北门,龙云鹏料得城头太高,俩人径直站在城门口,色黯淡,楼上借着火光未必能瞅得清面容。

楼上卫兵高举火把,只听紫面专诸陈生喝道:“什么人?口号?”

龙云鹏在城下含糊答道:“太原公子!城上是紫面大哥啊?我是从洞庭湖过来见王爷的。快快放行!我有机密要是。”

陈晓生见只有两人,口号也对,虽看不清面容,谅是真的,况且王爷在王爷面前一不二,耽搁了事情自己吃罪不起。但他始终不太放心,喊道:“等一下,马上来!”陈晓生自己下得城去,守在门口,令守门兵丁,放下吊桥,半开城门。

龙云鹏带了面容如潘宋、面色如煞星般的白玉堂进了城门。紫面专诸与二人一朝相,大惊吼道:“关门!白老五又回来了!”

可是两人已经毫不费力的进了樊城!

陈晓生话方完,唰唰几道白光,城下四人已然立毙于白玉堂剑下!

但是城门却咣啷一声关上了。关门的却是摩山大剑龙云鹏!

龙云鹏手拎摩云护手钩,凛凛立在门口,淡淡道:“白五侠,莫怪我!我只有拿你换彪儿!现在的龙云鹏已经不是当初扫荡江湖的摩山大剑了,我只想妻儿平安,一生不惹这陆离恶臭的武林是非纠扯。无论世人如何唾骂,我……已没了豪情。我只盼能和你一块救出彪。”言毕,挺剑直指白玉堂,一抖精神喝道:“陈晓生,还不拿下白玉堂!”

陈晓生听了龙云鹏叛了襄阳王而去,却一时搞不清为何此人又带了白老五进来,看架势龙云鹏和自己已然将白玉堂挤在城门之下。陈晓生心道:“机不可失!捉了白玉堂可是大功一件!”他大喊一声:“来人!活捉白老五!”言毕身后密麻麻一层层站满了兵丁,一个个手持火把刀剑。看来白玉堂此次真的再难逃脱了!

紫面专诸陈晓生呛啷啷拔出七星宝刀,呼喝生风,刀影燑燑,舞向白玉堂。此人也有些真功夫!方此时,龙云鹏却是轻飘飘一钩递出,看似无力的指向白玉堂。而见过他功夫的人都知道,那都是夺命的招数!

白玉堂心下大怒:“龙云鹏!狗屁的摩山大剑!汉子都不算一个!”手中却是一剑递向龙云鹏,身形一个“乌龙摆尾”,转在一侧,闪开陈晓生的七星刀。一招之下,白玉堂已经躲到了墙角,一个不能再有任何地利的位置。紫面专诸、摩云剑客在自己面前,左右分粒

陈晓生冲着龙云鹏一笑:“摩山兄弟,此遭擒了白老五,王爷什么事情都会原谅的,兄弟我不会贪功,会想着你的。”言毕,展开自己成名的“雷霆刀法”,仗着七星刀的宝刃,一势“禹斧开山”,带着寒光,直劈白玉堂面门。龙云鹏亦是一声轻笑,也是紧随其后,又是一钩递出,同样的轻飘飘,绵若无力。

但是陈晓生势若雷霆的一刀劈到半空,却停在那里。他人也是呆在那里。

因为陈晓生一刀指向的是白玉堂,而龙云鹏一钩递出,却架在陈晓生颈下!

白玉堂挺剑立在那儿,却不知龙云鹏在搞什么鬼。

陈晓生惊愕的道:“龙家兄弟,你…你这是…”

龙云鹏道:“我起初并未想今夜是你守此门,无奈何,只有借你一用了!”扭头冲白玉堂道:“白五侠,对不住,兄弟耍了个诈,只是不想滥杀无辜,不想耽搁太久。你跟我一块救出我儿彪,我帮你找到你想要的东西。走吧!”话语低沉,却犹如千钧掷地。

白玉堂恶狠狠的道:“好!不过你反复无常,但你莫要跟我再耍花招!”

龙云鹏押着陈晓生一步步往城里走去,白玉堂紧随其后。两人目不斜视,面无表情,仿佛城中兵丁不存在一样,只管向前。兵丁们见首领被擒,俱各忌器,互相对视,却不自觉的都一步步持兵缓缓撤了下去,让开一条路来。

龙云鹏边走边问:“我儿彪被解在何处?”言毕,一压手中摩云钩。

陈晓生倒也是一条汉子,冰冷的摩云钩压在颈项间,竟不为所动,道:“弟不清楚。这种事我哪有知道。城里的情况你应该比我清楚。”随即冲着属下大骂道:“他妈的,一群废物,快去禀报!龙云鹏带了白老五又回来了!”

正在此时,东、南、西门赫然亮起了烟火。霎时传来喊杀之声。白玉堂大喜,心忖道:“已过四更,颜查散和几个哥哥们想是动手了!”疾走两步,瞪着陈晓生道:“襄阳王此时在哪?”陈晓生迎着他杀机四现的目光,眼中透出轻笑的道:“别我不告诉你,就是告诉你,凭你白老五再过英勇,你此遭也必死无疑!”

兵丁中间一壤:“于中化!王八犊子的快去冲霄楼禀告王爷!”分明的簇无银三百两!

陈晓生一听之下,大骂道:“吴留宁,缺筋断弦的混账东西!”

那吴留宁突地明白过来,自觉失言,心下自责,不敢多。两人闻言,龙云鹏在前,白玉堂在后,急急奔冲霄楼而去。

襄阳城中兵众除守门者,皆在酣睡之际,听得喊杀,领兵带队者急促鸣鼓集队,却是一片纷乱狼藉。

西门官兵已冲入城去。颜查散站在十几个荷甲重兵间,眼射寒光,盯着眼前的混战。颜查散把三侠五义等官兵中武功较强者皆已分派至四门,惟依仗兵众。官兵势大,情势已牛

正在此时,两个倏忽身影飘萧而至。两冉时,一股劲风凛冽随至。一名白衣少年,手持折扇,面上却是罩了青铜面具。另一名正是五阴剑客庄子勤,一路披靡。那白衣人直抵颜查散近前,折扇挥出,两名兵丁已然跌开,那目光透过面具直刺向颜查散。

颜查散冷毅的目光未见任何闪动,擎出御赐青钢剑。那人轻哼一声。此时四周数十兵卒见将帅受难,急急簇拥而来,十几戎在颜查散身前,数十人围住来者。

那白衣少年着实撩,丝毫不减豪气,分文不加退避,不见格挡,只见攻势,数十人竟是莫奈其何。眼看其一步步逼向颜查散。颜查散近前卫兵半圆排开,各个挺戟齐齐刺出。夜幕之中,火光之下,那少年正是赵锡,只见他一纵身,灵如凤鹤,飞动而起,已跃过众人,凌空一掌击向仁宗亲命统兵安内将军颜查散。颜查散虽仍是镇定若山,举剑直指赵锡来掌,却只觉对方掌上有无穷力道,掌风逼得呼吸难续,那尚方宝剑竟是举个不稳,斜斜得往自己面前寸寸逼来。眼看丧命自己剑下。

却此时,官兵身后飞出一人,白衣缟素,长发高髻,半空职鹤凌九霄”,犹如飞仙临界,屈膝挺剑,指向持扇者。正是颜查散的挚友---峨眉山八宝云霄观前来协助之人夏侯仁!持扇者一见之下,似乎怕夏侯仁认出自己来,急纵开去,竟头也不回折扇而去。庄子勤那厢正自酣战,见持扇者退却,知此战不利,亦是收势逃逸,随着赵锡寻襄阳王而去。

颜查散刚被那面具剑客逼得心气闷屈,那人一撤,颜查散便觉心神甫定,冲着那白衣剑客道:“夏侯兄,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