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小说> 征战无限历史>征战无限历史第八百零三章 终末,也是开始

征战无限历史第八百零三章 终末,也是开始

作者: 江南黄沙     更新时间:2024-04-27 09:07:05

最新网址:www.xbiqugu.net
    望京医疗诊治中心。

    一位孕妇被推进了待产中心,世界处理中心给出了C级事件的处理标准,大批拥有联邦各级学位的医者向这里集中,准备随时给予可能被需要的最关切的服务。

    为此,望京世界,甚至以独立领地的名义,向联邦提出了支援的请求。

    来自地球的新领民很难理解这一点,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好奇心。对环境天生的敏感度,已经让他们了解到世界处理中心虽然监控着联邦每个角落的发展,然而一般并不会直接干预具体事件的处理方式。而这九个月以来,除了最初的城市规划建设给了个D级事件,望京政务中心的构建算是个E级事件,其余的时候,这个并不大的地方,一切都是按照联邦的法律默然有序的进行着的。

    毕竟,对于如何在几个月内建设一个新加入联邦的位面连接点,对于高度发达的文明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连患者姓名都是保密的么?”一位面目姣好的护士推着她还没有认全的医疗预备器械,却只能呆在护理中心的最外围,忍不住向另外一名护士小姐抱怨起来。

    别看她在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员工,却是再地球上赫赫有名的家族中的一员,因为身患地球科技难以解决的疾病,被疼爱她的父亲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获得了进入这个世界的资格。

    而解决她问题的,不过就是一针最普通的基因改良药剂而已。

    当然这已经让人足够为此疯狂。因为这一针,不但能够治疗基本所有已知的身体上的疾病,更能够让身体恢复机能,拥有远超地球上不到一百年的生命。

    这是领先一个纪元的文明对于前者碾压式的技术优势。

    另一名护士小姐却是笑而不语,和地球原住民不同,她来自于联邦二级乙类护理学院的毕业生,服从安排来到这个新的连接点。虽然和前者是同事,人生经历和对世界的认知却是完全不同的。

    就从权限上来说,地球原住民在拥有空间里执役者担保的情况下,付出一笔不菲的贡献点,就能够通过位面界壁来到这个并不大的城市,从而获得属于联邦的高科技生活。

    然而她们的一生也就被困在了这里:既无法穿越壁障前往联邦的其他星域,通常也不会有人选择返回原本落后的世界,因为那意味着一笔更大的支出。

    这种支出并不是旧世界的财富就能解决的。因为除了人,其他任何资源穿过壁障的价值都远远超越资源本身,所以除了用作和职业者交易,原世界的财富对于联邦并没有意义,因为位面和位面的连接来源于底层规则的限定,而望京的形成,据说则是来源于一场原住民开拓者之间的大战,其代价就是一个世界的陨落。

    说到底,这不过就是一个大一点的交接点,能够容纳的人员数量,本身也是极受限的罢了。

    当然,她也不会对原住民移民有什么歧视。毕竟能够获得这种资格,至少意味着对方背后站着一位高阶的职业者,即使是在联邦,进阶执役者之后,已经拥有了高于一般公民以上的权限,也能收获足够的尊重了。

    “也许因为这是这个领地第一个新生儿吧。”她想了想,还是给出了一个自己也不太相信的答桉算是回答。

    “他可真是好命,一出生就是联邦的公民了。”地球护士小姐一脸的嫉妒。虽说基因药剂对于地球上的人来说效果超凡,然而也不过就是将生命延长到一百五十岁左右,而出生在联邦从小就用生命科技改良过的,一般都会在两百岁以上,身体活力维持度上也会大大的不同。

    所以虽然自己才二十出头,同伴毕业已经近四十岁,从外表上看,对方还要比自己更青春靓丽一些。

    除此之外,空间壁障对于新生儿也不再是问题,地球移民的第二代,自动就会拥有和联邦原住民同等的权限。

    至于为什么说这一定是个地球移民孕妇,大概是因为绝不会有联邦公民选择这个初创而显得无比简陋的诊疗中心来生产下一代的。

    “也许是因为某个高阶的职业者!”她心中暗暗的想,却不准备接着聊下去。

    而她们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刚刚,应望京独立领地的要求,来自至少A级甲等诊疗中心的三位生育专家级负责人,已经被强制中断所有手上的工作,安排到诊疗中心内部,对即将生产的孕妇做最全面的检查。

    这当然是一段不让人愉快的经历。

    “吴怡?”其中一位负责人语气冷漠,“这又是哪一位贵人的亲属么?”

    和普通的公民不同,像他这种级别的高级专业技术人员,已经涉及到上层的权力分配模式,对于破坏联邦自由平等的职业者们,给与的尊敬则要少的多的多。

    联邦里有一句话,叫所有的公民一律平等,但是职业者们,则是更加平等。

    “不知道,包括这个不知道真假的姓名,所有的信息都是保密级别的,我们得受那个大眼睛的监控,永远不得外泄。”另一位女性专家语气中也带着嘲讽,不过她手上的动作却不慢,很快就将所有的资料审阅完毕,体现了极高的专业素养。

    “大眼睛”是他们对世界处理中心特有的称呼,对于这个无时无刻不在窥探每个人隐私的存在,每一个自由主义的信奉者,都不会有半分的好感。

    “从现有的情况来看,这不过就是一次普通的分娩,不知道大眼睛到底在发什么疯!”第三位专家已经看完了所有资料,又通过带来的最新一代检测仪全程关注着吴怡的状态,也忍不住发着牢骚,“竟然要求四十八小时的生命维护,在这个其间,我们三个谁都不能离开这里。”

    “你们两先看着,我得先完成个课题,不然这一年我的工作进度都会被耽误一大截的……该死,大眼睛居然暂时封掉了我进入其他工作的权限,它有什么权力这么做?”最初发言的专家恼怒的砸了砸手上的微型数据处理器,然而这除了情绪的发泄并没有什么作用,甚至除了语言,他们也不敢在处理这件事上有任何故意的纰漏。大眼睛的强制任务,是得到最高议会授权的,这些人里的任何一个人伸出一个小手指,就会毁了他们所有的前途。

    “这到底有什么好看着的!”他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被重重保护中的患者,然后就这一瞬间,一阵刺骨的冰寒,让他的意识几乎冻结,而他最后一个意识,就是看到了同伴那同样惊异的眼神。

    这个世界虽然刚刚草创,然而世界意识同样已经觉醒,这等同于统御者的眼皮子底下,到底谁竟敢如此放肆。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他们所抱怨的那个无处不在的大眼睛,此时已经被完全隔离在了这方世界之外,而此方的世界意识,正舔着被撕裂的伤口,在一旁瑟瑟发抖。

    一种冰冷的,混乱的,带着绝望气息的意念,强行撕破了屏障,降临了这方空间。

    仿佛是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这股气息依旧黑暗,却从混乱中解脱了出来,无比冷漠的看着眼前即将分娩的女人。

    “是你吗?”吴怡仅仅是抬了一下头,略带熟悉的味道是她的期盼,然而真正到来的,却并非她想象的结果。

    没有回答,那个眼神根本没有多看她半眼,却穿过了她的身体,落到了她腹中的孩子身上。

    吴怡努力地弓起了身体,勉强做出了一个防卫的动作,虽然这并没有半点作用。

    “这是我的孩子!”冰冷混乱黑暗中的人影沉默了,刚刚贯穿位面壁障,即使是他不死不灭的身躯也带上了无数底层规则的创伤,然而这些并不能够阻止他的混乱行动,此时却被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抑制住了所有的疯狂。

    “他将继承最为纯粹的黑暗!”半晌之后,似乎已经到了这个意识崩溃的边缘,他不再犹豫,一点纯粹的底层规则核心和这个孩子就此融为一体。

    也就在这一瞬间,光透过无边的黑暗,穿入了这个病房。

    他随之消失。

    在他的位置上,几乎完全相同的人形再次凝聚,刚刚仿佛从梦境中清醒了过来的吴怡又将头抬了半分,呓语道:“是你吗?”

    依旧没有回答。

    此时的身影温暖,光明中充满了希望,却又带着绝对理性的力量。他温柔的看向了吴怡,然而模拟出来的情感,终于不能用心去感受到半分的爱意。

    他用手轻轻地安抚住了吴怡的情绪,也同样在一瞬间,感受到了她腹中孩子那黑暗的气息。

    彻彻底底的纯粹黑暗,那个疯子终究还是不惜一切代价先行了一步,而顺从规则而生的他,在这方面永远是吃亏的一方。

    “这是我的孩子!”在无数数据的支撑下,他的脸上模拟出了独属于父母的慈爱,数据的结果同样计算出,作为孩子的父亲,他应该将最好的东西遗传给孩子。

    甚至是孩子的母亲,也应该受到最好的保护。

    几乎是一瞬间,这方世界里的数据就被他甄选过,他不需要违背规则去篡改数据,只需要将某些数据设置上最高的权限,吴怡的信息就会被另外一种他所需要的方式呈现出来。

    做完这一切,他甚至在半昏的吴怡额头上轻轻地一吻,又贴心的帮她拉好衣衫的每一个角落,这才向着虚空中绅士地行了一礼,施施然选择了离开。

    时间的规则在这个空间已经失效,纯粹的黑夜过后直接进入了白天,而在此时,仿佛又到了黑夜于白天交汇的时候,天空中的太阳已经暗澹,月亮却也未曾升起。

    只有在这个时刻,那个已经消散的身影第三次出现,然而他的身边,却多了两个极澹极澹的影子。

    这是由极少数规则构成的灵性碎片,却同样保留了一点真灵。

    在彻底和大脑眼睛三分最高权柄之后,赵高终于利用刚刚掌握的时间规则,抓住新世界形成的那一刹那,将老八和麦玲珑从时间的长河里,在灵魂湮灭的前一刻给捞了出来。

    这样状态的老八和麦玲珑,其实没有了新世界生命之母、生命守护的位份和权限,却也避免了被世界规则同化的过程,成为了独立的个体。

    “眼睛和大脑分别给你儿子留了什么?”老八的八卦本性居然还保留在了灵性之中,十分好奇的看着那个即将出生的婴儿。

    “一个看起来像疯子的疯子和一个看起来像人的疯子。”麦玲珑对于赵高另外两个存在有着无比清晰的认知,就像那个新生世界的两个面,他们分享了正面和反面所有的权柄,而真正的赵高,则只是巧妙地利用规则之间的不兼容,获得了一个缓冲的中间地带。

    作为一个普通人,居然和早已谋划号一切且永远不可能失败的神打成平手,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眼睛给了它眼珠的黑色!”赵高叹了口气,相比起大脑来,已经经历过人生的眼睛哪怕疯了都更具有人性的色彩,居然规避掉了所有的负面属性仅仅把黑暗本身留了下来——黑暗也是守序规则,规则本身是没有好坏之分的。

    “那大脑呢?”老八接着问道。

    “数据库!”赵高感知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和大脑一样绝对理性的数据处理中心。”

    大数据计算的结果真是准确,这的确是大脑最好的东西了,按照模拟的人性,他也将其“遗传”了下来。

    至于一个人受得了受不了,这就不是大脑能够考虑的范围了,或者说经过数据计算,即将出现的赵高会解决这个问题。

    暂时隔绝掉黑暗气息,将大脑留下了的数据库基本封锁,又将数据处理中心独立出来成为第二思维中心,其中每一项都是赵高权衡之后给出的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权限上,他和那两位只是平等,并没有篡改两人给与能力的权利。

    这个孩子的成长过程并不会很顺利。

    老八和麦玲珑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而随着方吴怡的眼神逐步清澈,他们两也识相地从时空壁障中退了回去。

    “是你吧?”吴怡看了看已经出生的婴儿,又看向了眼前一片虚空,莫名的,一股熟悉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他在!

    “是我!”赵高温柔地回答,看着天边逐步走向的黎明,笑着道,“既然每人都给了一点规则,那么孩子就叫赵渔吧!”

    “好!”吴怡心中轻轻地回答。

    “新的黎明已经出现了,新的故事终会开始!”赵高不再说话,追上了退却的老八和麦玲珑,从容地从仅余一丝的时空裂隙中离开。

    “你自己就没给你儿子留点什么吗?”

    在故事的最后,老八八卦了最后一个问题。

    “也许有吧!”赵高笑道。

    (全书完)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wap.xbiqugu.net,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