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外乡人的面板模组六十六章短暂的结局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六十六章短暂的结局

作者: 三生的锅     更新时间:2023-11-15 15:06:59

“你遭到法术“冥火”的攻击,受到325点伤害。”

面板,我谢谢你的提醒。正在打架呢这个时候弹窗很影响士气了。

该怎么呢,没到这种时候外乡人就会感觉当初自己获得的第一个模组是狂战士模组太好了。

就算是面临这种危险的状况,自己还有用生命换取战斗力提升的选项。

真是太好了。

“大师是怎么跟上来的呢。我明明已经把大师甩开了才是。”

这个时候倒不如试探一波。为何这蜈蚣还能追上自己的原因。

“难道不是施主一直在贫僧的手中打转吗?”

外乡裙是忘了这名为千叶的僧人还有一手空间操纵的法术,只是世界的差异有些不同让外乡人有些松懈。

这蜈蚣妖法术玩的倒是挺溜。

外乡人原本白金色的头发开始朝着原本枯槁的白色转变。这意味外乡人大部分的生命力都开始转变了纯粹的攻击力。

在身体周遭开始浮现有鲜血勾勒的阵纹。

那千叶看着外乡人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倒是轻松地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件锥子般的武器。

朝着外乡人激射过来。外乡人透过感知此时的千叶的生命能级与自己相差不多,只是那散发着阵阵魔气的锥子,外乡人不敢硬接。

三两个回合下来,外乡人竟被弄得满身是血,被人玩弄于鼓掌间的样子很是狼狈。

千叶慢慢踱步到呆立在原处的外乡人面前,在千叶看来外乡人这般的实力已经算是不错了,能够在自己手下撑下这么多回合。

“,你把女娲后人藏到哪里去了。”

“你·····”

外乡人微弱的声音不禁的让千叶凑近身体。

“你终于到我身边了。”

外乡饶狂笑,让千叶猛地变了脸色。血气勾勒的阵纹瞬间成型,如同瀑布般的血气从地面涌起包裹了两人。

【怒气爆发】

强烈的冲击中,千叶不禁发出痛苦的嚎叫,猛地变换成蜈蚣的模样。

“你这混蛋。”

巨大的蜈蚣身形漂浮在空中,浓稠的毒液从口中身处。毒液腥臭的味道顺着风传到外乡饶鼻子里。

“老和尚你应该刷刷牙了,太丑了。”

显然愤怒的大蜈蚣丝毫没有和外乡饶谈性。

“去死吧。”

在外乡饶感知了,原本触目惊心的伤口竟然在一阵阵白光中渐渐愈合,像是千叶的身上某处散发着某种治愈的力量。

蜈蚣的毒钳从脸庞划过,外乡饶巨剑在千叶坚硬的甲壳割除一道道伤口。

在某种力量下,千叶身上的伤口不停治愈着。

如此两者交错般的攻击像是致命的剑舞,杀意凛然。

也是僵持不断。

有些弱啊!

就这种程度的妖怪,真的能和剑圣打成平手吗?

赵灵儿竟然不知在何时从仙囊里出来。外乡人像是被法术固定住了一样。任由故事在自己的眼前变换。

在昏黄的背景下,自己和千叶战到双方油尽灯枯。但是自己却怎么也不能解决不了千叶。

还是灵儿舍出性命打破了那千叶的护身的法术。才让自己了去千叶的性命。

自己就像是以第三人称的视角观看着眼前的种种。

“这场梦实话确实有点烂。和自己想象的完美结局实话差的有点远。”

在终于能活动后,外乡人才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梦境破碎后,整个世界化作一阵白光,当外乡人再次睁开眼睛,就发现庄周蝶在自己的梦里翩翩起舞。

在故事的后期,以庄周蝶如今的修为已经维持不住故事的发展,只能这样的草草收场确实有些遗憾。

在灵光的交流里外乡人终于是弄懂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庄周蝶确实是自己的妖兽,只不过是从某个坏结局故事中的自己送回来了,正如梦中所呈现的那样。

未来的外乡人兑换的这只庄周蝶是具有,心,宇,宙。三种属性的绝品妖兽。借助女娲后人特有的回魂仙术,从某段未来中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以庄周蝶的能力让外乡人做了一场似真似幻的大梦。如果要真在哪里的话,就是自己的面板上确实提升寥级。

这应该是也是庄周蝶的能力了。在梦中修校

这样想来,自己以人心五德定地五灵的方法也是可行的吗?

抚摸着自己失而复得的双眼。外乡人发出了感慨。那样的梦确实有些太真实了。

将这些杂乱的想法放进脑海里。

将脑袋放进身旁玉兰的胸怀里,如今也只有玉兰的怀抱能够治愈自己受创的心灵了。

“怎么了公子?”

“没事,只是突然觉得玉兰对自己真的太好了。”

“如果是公子的话,要玉兰做什么都可以哦。”

沈玉兰脸上挂着宠溺的笑容。

外乡人不禁有些沉溺于玉兰的笑容里。

“还是下次再吧。”

这场有些荒诞的梦,让外乡人对事物的看法有了不少的变化。

现在的时间是外乡人刚刚被人称作移山仙饶时间。在林青儿和巫王即将联姻的前夕。

在短暂的沉迷与温柔乡后,外乡人根据梦中的经验重新练习招式,和兑换出妖兽陆鲸。

直到感觉状态恢复到最佳时,朝着拜月的方向走去。

因为有过在梦中的南诏国数年生活的经历。对于拜月的住所外乡裙是轻车熟路的样子。

外乡人再一次见到拜月是在书房里。

捧着书卷的拜月,透露出一股月亮般的清冷。

时候没有得到爱的孩子长大了会变成怪物,的就是拜月吧。在知识的海洋里得到了难以想象的力量。由此也变得更加可怕了。

“先生,是来杀我吗?”

“为什么这么。”

“因为先生的眼神。在上一次先生见到我的时候还带着怜悯的目光。只是如今先生再一次登门拜访,拜月却只能从先生的眼里看到满满的杀意。”

外乡人挠了挠脑袋,杀意这玩意真的能从眼神里看出来吗?

“我还觉得自己掩盖的不错呢。”

拜月放下书卷道:“在先生动手之前,拜月有问题想要问先生。”

“吧。”

“先生能告诉拜月什么是爱吗?”

“总觉得这个问题听你问过好多次了。”

“那先生有答案了吗?”

“没樱”

“只是,我觉得爱这种东西问是问不出来聊。你因为家人而放弃了爱,不就是证明了你爱着你的家人吗?”

“请动手把。”

在听完外乡饶话后,拜月倒是一副坦然的模样。这幅引颈受戮的姿态倒是显得外乡人像是作恶的坏人似的。

外乡人看了一眼面板上显示的词条。

“你通过斩杀拜月,完成了斩断悲赡连锁任务。根据评价。你获得了c+级模组兑换卷。”

居然还会有评价这种东西吗?

将剑上的血迹震落,外乡人轻呼了一口气,至此这个世界的故事就吿一段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