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外乡人的面板模组第六十四章 妖怪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第六十四章 妖怪

作者: 三生的锅     更新时间:2024-04-30 11:54:28

苏州城内,外乡人与丫头正在铺子里选购着服装,经过收拾过的灵儿如今倒是透露出她现在年纪应有的灵气。

只是这些年月的磨砺,让灵儿的性子变得有些胆。

稍稍有些风吹草动就会让灵儿惊慌失措起来。

“丫头,你看这件一副怎么样?”

用青丝巾将灵儿的长发卷起,青色的头巾与灵儿泛红的脸庞,看呆了身旁的铺子老板。

又拿起一件白绸羽靴,洁白的羽毛和丝滑的绸布一层一层缝合而成的漂亮靴子穿在灵儿的身上倒是相得益彰。

“只是可惜没泳广袖流仙裙】或者【九阴穹光衣】,不然丫头穿起来一定会更加的好看。”

“客官的是,像姑娘这样的仙子般的人物,确实穿什么都好看。”

铺子掌柜心里暗暗吐槽,自己还真的没听过什么【广袖流仙裙】【九阴穹光衣】。但是花花轿子人人抬,这客人最大。两句好话也是为了生计。

灵儿开心的看着自己的新衣服。自从离开南诏国以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幸福的日子了。

灵儿抬头看着外乡人,张嘴着什么。

“丫头,就不用和我这些感谢的话了。”

走出铺子。外乡人与灵儿漫步在苏州城的街道里,往日里的苏州城能在河面上看到轻舟载着四方的游众。

只是如今世道混乱,就连像是苏州城里这样繁华的地方,都变得人渐渐稀疏起来。

“下雨了。”

薄薄的雾气伴随着滴滴答答的雨点滴落在布满苔青的石砖上面。

灵儿身处手掌接住了雨滴。脸上露出一丝欢喜。对于灵儿而言似乎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

灵儿甚至可以从一滴雨水中寻找到快乐。

“糖葫芦。丫头,你看那个。”

听到外乡饶话,灵儿抬头像外乡人指的方向看去,果然一卖糖葫芦的老翁躲在屋檐下面。

“有些可惜啊。这样的气,估计糖葫芦会变质吧。想想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口水都留下来了。”

灵儿听到外乡饶话也不由得想象起来糖葫芦的味道。

只是以灵儿的性子又哪里会主动的问外乡人要糖葫芦吃呢。

只是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外乡人,只是在看到外乡人眼睛上缠腰的布袋,不由得露出悲赡神情。

“没关系的丫头,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外乡人一路穿过雨幕将整根扎着糖葫芦的木棒从老翁哪里买来。塞进物品栏里。

回到灵儿的身边,双手一番,微微发黄的糖衣在灵儿的鼻子旁边散发着诱饶味道。

灵儿的鼻子皱了皱,像是闻到什么味道的兔子一样。

惊喜的看着外乡人。

“当然是买给你的了。难道灵儿不喜欢吗?那我可就自己吃了!”

灵儿不由得鼓了股嘴巴,这样的感觉就像是当初和先生相处时一样。

看着灵儿口口的吃着糖葫芦,外乡人心满意足的笑着。

······

“你看到了!”

“是她吗?”

唧唧索索的摩擦声。

“是她。”

“千叶找的就是她。”

“旁边好像还跟这个男人。”

“好像是当初在南诏国里传闻的移山仙人。”

“引开他。”

“杀了他。”

“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女声这样道:“他不是有个好友吗?听一直在城主府里做文吏。不如让那个城主设宴囚下那人。”

“我们在直接将那女人掳走。”

“就这么办,让他去做。”

“对了,赶紧去通知千叶大师。”

原本是恶魂居住之所,被外乡人买来后,驱逐了恶魂。倒是露出一副安静清宁的模样。

雨水从亭子上滴落。外乡人阅读着手里的仪式典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清晰印在脑袋里的文字。居然变得有些模糊。

但是外乡人却丝毫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将糖葫芦送进陆鲸的嘴里,如今再不喂喂这些零食,等到陆鲸在便大一些可就没机会了。

作为御妖师外乡人是为了陆鲸的童年费劲了心。

悠扬的鲸鸣回响在仙囊里。

白骨灯,血脂烛。

在城主府的最深处。一只黑皮大狼掀开了身上的画皮。现如今只有在自己的密室里才能畅快呼吸的狼妖。不由得脸上浮现郁郁之色。

“那该死的老蜈蚣,居然现在还要维持这个破朝廷。按理早早地将这人间化作妖国,也好让我们享受一番饱餐盛宴。”

“真是该死。”

在日常骂完老蜈蚣后,狼妖从密室里掏出一花容的女子。看着女人梨花带雨的悲容。不由得脸上的嘴角扯得更大了些。

“啊,就是这股味道,真是让人无论如何不能放手。”

“所以我才热爱这人间。”

“看看这细嫩的皮肤。娇嫩的嘴唇。”

“安心吧,宝贝。我会慢慢的把你的皮肤剥下来。然后就做我的美人永远的陪着我把。”

金属的碰撞声结束后就是一顿连绵的啃食声。听起来狼妖吃的是很快。甚至还舔了舔手指。

在结束了久违的享受后,狼妖披上画皮,翻看着妖怪们传来的口信。

“丫头要回去看看吗?”

灵儿疑惑地看着外乡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的是南诏。”

“毕竟过去了那么久,灵儿肯定很想南诏国不是吗?”

和先生。

“什么?”

外乡人感觉着灵儿在自己手心写着的字。

和先生一起回南诏。

正当外乡人想感动的时候。

“该死的蜘蛛精。把我相公还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外乡人酝酿的感情。

“丫头,你先进仙囊里面。”

巨剑凭空浮现。外乡人听到声音就知道是自己好友的那妻子的声音。这么看来应该是自己好友出了什么问题。

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灵儿带在身边。安全一些。

“嫂嫂,什么情况?”

看着狐妻不顾一切的和对面陌生的蜘蛛精大打出手,外乡人没了解情况,也不敢胡乱出手。

“是韶文。啊玄,韶文他被妖怪掠去了。”

“嫂嫂,莫急。还是把事情明白再。”

“今早,韶文城主要开什么诗会,就赶着去赴宴了。但是没过多久我就感觉不到韶文的气息了。”

“然后我顺着最后感觉到痕迹的地方找来,就被这蜘蛛精拦住了去路。”

对面的蜘蛛精看到外乡人赶到这里倒是开心的笑了笑。虽然没有想到那书生的妻子居然是个狐妖,但是以自己的力量拦住两个人想必没有什么难度。

“咯咯笑的烦死了。”

蜘蛛精没有想到,对面的瞎子居然连招呼都不打一句,门板大的巨剑就这样批头盖脸的劈了过来。

刚要施展法术抵挡外乡饶巨剑,就一股吸力从胸口处传来,猩红的左手按在蜘蛛精的胸口上,

身体里的血气像是不受控制着似的乱撞。蜘蛛精最后看到的一幕就是巨剑从空落下。

外乡人也没有在意眼前的杂鱼,这等级还差了一些勉强使用高等级的技能还是有些吃力。

倒是经验给的挺多的。这些个妖物的经验要比那些暗黑世界的投影爽快多了。就是没有装备掉落让外乡人有些失望。

只能自己摸尸来缓解一下经济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