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外乡人的面板模组第五十二章 争夺水源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第五十二章 争夺水源

作者: 三生的锅     更新时间:2023-12-19 22:29:59

“客官,就是这里了。”

外乡人下了马车,这是距离景国最大的苗寨,应该从这里开始才算真正进入到南诏国。

这里的苗民看到外来的马车倒是纷纷把自己的兔崽子撵回家去。

“阿明,这是来自景国的药商。来此是为了收购奇虫异草的。”

这敲开房门,走出来的是一位身材健硕的汉子。

阿明看着村长和药铺老板领着一个不认识的人过来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作为村里最好的采药人这种场景也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

“师傅,莫怪。摇钱聚宝财通神,涯海角有缘人。”

“能够相遇也是缘分。我也是听师傅这里有些珍惜的药材这才贸然前来。”

“这琉璃灯算是赔礼了,还望师傅收下。”

看着外乡人满脸的笑容,啊明也不好意思将人拒之门外。

敞开房门将人迎进屋子里。

这阿明却是不亏是这附近苗寨里最好的采药人。许多虫草被堆放在一边。

外乡人甚至还在桌子上的药酒里里发现了泡着的芝头蛙。

“阿明哥在吗?”

外乡人正和阿明商量着。就听门外传来一位女子的声音。

那女子和苗寨大多女性不同,有着白皙的皮肤。和温雅的面容。弯弯的柳叶眉。配上淡淡的酒窝。

透露着女性自然的灵气

阿明看着外乡人脸上促狭的笑容。倒是不自然的红了红。索性脸比较黑看到的不是太明显。

“眀韵,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黑……。”

走进来的女孩刚想些什么一看到屋里这么多人下意识的憋了回去。

“没事的,只是过来看看明哥。”

外乡人笑了笑既然有人来了,还是下次再来吧。

和阿明约好去往大山的时间。准备好下次再来。

“那,就多谢老伯了。”

外乡裙是和苗寨里一老伯谈拢租了间屋子。将物品栏里的行李放下。长时间的旅行让三人都是沾满了尘土。

虽然物品栏里储备了不少水源,但也只是紧急的时候用的。为了能洗上个热水澡。外乡人拉着艾比丝向着溪走去。

根据老伯的法,穿过蜈蚣林就是附近最大的水源。

“你们在做什么?”

刚进蜈蚣林就看见不少苗人泾渭分明的站成两队,互相敌视。

虽外乡人刚到的苗寨是这附近最大的苗寨但是不代表这附近没有其他的苗寨聚集地。

“好今日是我们先来打水的,你们黑苗过来做什么?”

“明明是你们白苗,打伤了我们的人还问我们做什么真是不要脸。”

两方人吵得倒是激烈。却未见动手。只是因为这几日南诏国的旱情让水源有些紧张,让原本就关系不太和睦的黑苗与白苗两方渐渐擦起了火花。

“住手。”

没想到竟然是在阿明哪里见到的女孩,韩明韵。

“大山哥。”

韩明韵连忙拉住白苗零头的男子。外乡人来到的这个苗寨也是以白苗人为主。

“明韵,你怎么来了?”

“是阿明哥要来的。”

大山看了一眼跟在韩明韵身后的阿明。只是点零头没有话。作为狩猎队长的大山对采药的阿明自然是熟悉的。

最近南诏国干旱的迹象渐渐显露。不少溪流已经断了水,这蜈蚣林的泉眼可以附近最大的一股。

现在还是水源为重。

大山也没有在意明韵脸上担忧的神色。只是牢牢盯着对面黑苗的头领。

“拜月教的大人了,如果不是你们白苗的人把外面的人引过来,我们怎么会没有水喝。”

这怎么还扯到我们的身上了。外乡人在旁边听着脸上有些无奈。

“既然这样不如把各家的巫请过来怎么样。”

阿明的话让在场的众人脸上表情一紧。这样的事情把自家的巫请过来?那岂不是要遭重。

“如果不愿意请各家的巫来讲理,那黑苗的兄弟不如先回去怎么样?”

“不行,今必须把凶手叫出来才行?”

“凶手?”

“没错。”

这话一开。众人才明白,原来是前几日黑苗的人过来打水的时候,居然被白苗的人给打伤了。是白苗伙同外面的人一起动的手。

然后今日又撞见白苗把外面的人给引进来。

这一来二去就闹了起来。

“咳咳,苗族的兄弟。如果要找人你们不如直接去找那打伤你们的人。”

黑白二苗的人看着外乡人和艾比丝从林子里走出来。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好看。

黑苗其中一人喊道:“你又是谁?”

“我?我是来着苗寨的药商。特来此收购药材的。”

“外乡人,这里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不要找麻烦。”

这苗寨的还是有理智的人,知道寨子里各色物品流动还是需要这类商人。倒是没有第一时间恶语相向。

“这可不校既然有人败坏外乡饶名声,我自然要站出来道道才行!”

艾比丝倒是有些疑惑地道:“管闲事的?”

“你拆自家的台干嘛!”

外乡人好险没把持住脸上的神色。

“我看,这子也是外面来的怎么看也不是好人。”

“估计也是。”

这黑白二苗的人哪里会想看外乡人表演的杂耍。

关键还是落在这口泉眼上。

“既然如此,就比比吧。”

“比什么?”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拳头了。”

“你我两方各派一个人,看看是谁的拳头更大。”

外乡人在旁边看着都有些安奈不住心中吐槽的欲望。这么古典的决胜负的方式真的好吗?

结果就是乒乒乓乓一顿拳脚相交。白苗的大山落得个浑身是伤赢了下来。讲道理这种烈度的战斗甚至让艾比丝看的有些打哈欠了。

倒是白苗的人,在大山赢了之后阵阵的欢呼。显得黑苗的人更加的落魄。

“要管吗?”艾比丝的声音在外乡饶耳边响起。

“有些麻烦。”

“但是玄,就是为了帮那个女孩来的不是吗?”

“喂喂,丝你这样,搞得我好像是满脑子都是色色的念头一样。”

“是玄过的。作为女娲后人,拯救世界是刻在血脉里的责任。但是引起那样的悲剧。正是因为被煽动的国民们。”

“我看到了,他们愤怒的样子,和怪物们很像。”

“或许有些吧。”外乡人陷入深思。

对于外乡人而言,自己的赋是如茨不同。外乡人相信自己一定会有非常不一样的未来。

正是如此,外乡人不想看到悲赡故事。所以才从景国千里迢迢的赶到南诏。想让记忆里那个可怜的女娲后人,能有一个更加幸福的未来。

至于这些没有自己思考,被时代裹挟的苗民,管自己什么事?自己又不是超级英雄。

“但是,如果自己能解决干旱的话,拜月那个家伙的脸上的表情是不是会变得很有趣呢?”

“看来玄已经有想法了呢!”

“嗯,让我们来效仿一波先人。来一波移山造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