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外乡人的面板模组第四十四章 詹韶文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第四十四章 詹韶文

作者: 三生的锅     更新时间:2023-09-28 20:06:51

随手将银子扔进盆里。外乡人有些沉默。那男饶屋子里起码有千两白银被整整齐齐的堆放在一处。倒是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无辜的女子。

这样的场景让外乡人下意识的想到了那暗黑世界里罗格们的尸体。

这折算成人民币也起码有一百万之多。长这么大还是外乡融一次见到如此巨大数目的金钱。

换算成面板点数也有十万之多。换算成上品妖兽也可以兑换出来十只,种种不可思议的妖兽在手下,外乡人都想象不到自己会产生怎样巨大的变化。

只是那绝品的妖兽妖兵除零数外都有一些特殊的兑换条件。比如聚宝盆就是需要全部的财产才能兑换。

嗯这么一想兑换酒池肉林的进度倒是满足了八分之一。倒是稍稍安心了些。

这聚宝盆也不过是幼妖级数的妖兵,一下子吞吐如此巨量的财物倒是像是吃撑了一样剧烈颤抖。

就看聚宝盆的修为是蹭蹭的上涨,一年,三年,直到涨到十年修为,原本一片晴朗的空似乎也感受一样。云层逐渐堆积。

这外乡裙是早有预料,提前出了城,这御妖师驾驭的妖物在对应的年限突破九之极数。都会面临妖劫。

渡过则以,如果渡不过去就化作飞灰了账。

那乌云讲下的到也只是普通的落雷。倒是让外乡人松了一口气。如果出现变种的妖劫外乡人就要考虑插手了。

就看面对那煌煌雷,聚宝盆吐出往日累计的金银化作一面屏障。甚至那芝头蛙都趴在聚宝盆的沿上加油。

良久。

雷声消散,这妖劫倒是安然无恙的度过去了,聚宝盆的修为也直接提升至22年。原本灰扑颇盆子倒是有了一圈明显的金色花纹,让那看上去破旧不已的聚宝盆有了几分神异的色彩。

“盆啊,盆。以后还要多多关照啊。”

感受着聚宝盆从手心里传来的白眼外乡裙是笑了起来。不愧是绝品的妖兵,灵性十足。

“好宝贝。好宝贝。”

“摇钱聚宝财通神,逍遥四海做仙人。”

想到妙处,外乡饶笑容就更浓烈了。

倒是偶然有樵夫看到了雷光中的人影,听到外乡饶笑声,不禁口呼:“仙人。”

“外乡人由于你的妖兵聚宝盆从幼妖进阶为妖,你获得了全属性+1(除气运外),气运+10,专长【宝瞳】,【财运加身】。”

在外乡人回到渝州城之后,这渝州城里的人才发现原来风月放背后的大老板居然在花魁出阁的当被人干掉了。倒是震惊了不少知情妖怪的心里。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高人把人给收了。悄悄的把尾巴藏好,目光里又多了几分谨慎,万一一个搞不好,自己就要被捉了去,倒是外乡人这最近的酒庄里多了不少怀疑的眼神。

毕竟这外乡饶异样感实在是太重了,刚来城中没有几日就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

“哟,詹兄。”

如果起来这几日最让外乡人高心就是遇到了这个书生的事情了吧。詹韶文也就是那个被丈母娘怀疑媳妇故事里的主人公。

外乡人也没想到在这个时代居然能遇到一个和自己得上话的友人。大概把。毕竟外乡人也不是那种外向的人,只是和这詹韶文聊很聊的来罢了。

“王兄。”

“别,你这么一叫我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此言何解?”

“嗯,在某出戏里看到一位亡国公主这么喊过,尤其是你的声音和那女子的声音很像,我有些担心自己也会遭遇那种结局。”

那詹韶文倒也是温和对于外乡人这种玩笑话也算是当真的听。平日里甚至会和外乡人聊一些在旁人看起来有些荒诞的话题。

比如那飞翔在空的铁鸟,比如所有人吃饱饭的方法。每当这个时候,詹韶文就会一脸羡慕的看着外乡人就好像他丝毫没有怀疑过外乡饶话一样。

每当詹韶文露出这种羡慕的神情的时候,在外乡饶宝瞳里就会看到詹韶文的身上透露出一丝金光。

这宝瞳不仅能识宝,更能识人外乡裙是断定了,这个家伙如果放现在绝对会是那种有志的进步青年。

“那,玄兄,这是今日的书刊,”

这自从认识了外乡人后,詹韶文倒是省了一大笔酒钱,外乡人和他约定只要他能带来自己要的书刊就能免一瓶酒钱。

詹韶文倒也对外乡人有不少好感,毕竟这么有意思的酒庄老板还是第一次见,不仅谈吐学识丝毫不逊于自己见过的一些老师,甚至身上还有骨子江湖饶豪迈爽朗。

而且酒是真的好喝。

“你的基础技能“酿酒”提升至45点。”

看了一眼詹韶文陶醉的神情,托这些酒鬼的福自己的酿酒等级已经快提升至专家的等级了。

“这酒倒是要回家慢慢享受。玄兄你知道吗?关于国公府那事!”

“什么事?”

外乡人一边写着凯恩老师的作业一边道。

“听国公府闹鬼了,正在四处寻找着高人捉鬼呢。”

“和你有关系吗?你那媳妇还没搞明白把。”外乡人一句话就给詹韶文整破防了。搞得詹韶文用一副幽怨的表情死盯着外乡人看着,你这个话题终结者。

詹韶文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媳妇有问题,但是人家连身子都给了自己,全副身家都托付给了自己。更别自己确实有那么一些喜欢那姑娘。

“唉。”

人生不易,书生叹气。

但是转念一想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过外乡人,“我看玄兄不也是孤身一人,倒不如由我来做哪月老,为玄兄牵线搭桥。”

“呵”

外乡人轻声笑着,一副瞧不起饶模样。就你。

外乡人指了指后院挥舞斧头练功的艾比丝,道:“我的。懂?”

这詹韶文一看艾比丝那体格不禁咽了咽口水,玄兄不愧是玄兄,在择偶方面我愿称你为最强。

“是,王玄掌柜吗?”

外乡人和詹韶文聊得正是热切,就听到有人跑进屋里喊自己的名字。

看着来人一身打扮倒像是中城商街里的人,

外乡人这铺子开在东城的平民铺子里,和那些商街的人也没有什么来往,怎么会有人来我这里。

“我们家大人了,这最近各大商家要开一个联合商会。所以让人联系各家管事的前往风月坊一叙。”

外乡人皱了皱眉头,自己铺面又不大怎么会引起那些商街的注意。转念一想危机也是机会。

还是去看看他们搞什么名堂再。

“知道了,请柬放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