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外乡人的面板模组第一百零二章 弓手

外乡人的面板模组第一百零二章 弓手

作者: 三生的锅     更新时间:2024-01-13 18:09:36

根据之前获得的情报,外乡人队正在前往名叫黑色榕树森林,得益于树海罗盘的缘故,外乡人可以减少前往城镇补给物资的时间,直接跟着指针前行,可惜的是树海罗盘的作用只能维持在第二阶层。

“玄,真的要吃吗?”

罗琳看着手中的蘑菇饼面露愁色。这份蘑菇饼是外乡人队在路上杀死一群蘑菇怪掉落的配方制成的事物。

根据配方上这份蘑菇饼具有不错的精神恢复效果。只是蘑菇怪的真容让人看了胃口大跌,倒是连带着这份食物看上去都有些难以下咽。

“真香。”

外乡人拍了拍手上的碎屑。这些的行进,距离第二阶层的boss房间已经很近。

肉眼可见周围绿色的森林渐渐过渡为深沉的黑色。

无限城野外和迷宫繁多的怪物种类,让外乡人有种发现了新大陆的感觉。但是这不代表外乡人没有对第二阶层广袤的树海感到厌烦。

对于能够前往新的阶层外乡人队的所有都有些激动。

“嗖。”

锋锐的箭矢从暗处射出,直冲冲的朝着丽娜玉兰和罗琳的背后射去。狠辣的三连射。

但是比这暗箭更快的是外乡饶剑。

铁质的箭矢与外乡饶双剑发生碰撞,产生的火花让队的所有人都是心头一惊。

刺骨的杀意在外乡饶波动感知如同黑暗中的火烛那么显眼。向着箭矢射来的方向望去只有树林沙沙作响的声音。

“跑了吗?”

以自己队弓箭手都没反应过来的箭矢,起码等级在15级以上。又是上层下来的人吗?

“心一点,看起来有人不是那么想让我们安稳的离开这里。”

“摩根,拿好这个。”

外乡容给摩根一些绿色的药瓶。

“记住,如果开战了就往人多的地方扔,记住了吗?”

“嗯。”

“蜃,能开雾吗?”

蜃点零头,周围的水汽渐渐开始浓郁,生成了大片的雾气。

外乡人向着波动感知里最明显的方位追去。

“轰,碰,······”

“心他们过来。”丽娜举着弓箭警戒着。

外乡人提着双剑在人群中杀戮,对方眼看人员大量减员也不可能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呆在原地不动。

但是在迷雾中乱动,好像和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你们是来送死吗?”

是弓身,那个射出暗箭的弓箭手挡住了外乡人杀戮的脚步,勉强让这群人腾出手里来。

巫师驱散了蜃的法术。看见在黑色的草地上已经躺了不少尸体。

随着这番景象的出现,埋伏的众人也没有了躲藏的余地。

外乡人甩了甩剑上的血迹。

“你会成为阻碍,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冒险者这种职业存在。”

弓箭手头上扎着黑色的头巾,看上去有些冷冽的氛围。

“为什么?”

外乡人这时候才开始有了好奇的想法,毕竟作为一个异世界的来客,外乡饶目的也不过是在这个世界获得让自己升级的资粮,毕竟像是无限城这样存在大量怪物可以杀戮的世界确实比较少见。

弓箭手也乐意和外乡人多聊两句,好让自己的手下重整阵型。

“你是要去上层对吧,冒险者。”

“对。”

“那你知道上层是什么样子吗?”

“更多地怪物?更多地迷宫,财宝和装备?”

弓箭手冷笑了一下,“这么也没错,”

“是战争。”

“上层迷宫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再向上突破了。现在那些蠢货们已经将目光投向了下阶层。”

看起来弓箭手的怨气也很大。

“在第七届层是打的最激烈的一层。无数怪物们在互相厮杀。为了填充兵力。不少二流的工会开始向下发展。避开战斗最激烈的那一阶层。如果你想再向上的话估计也会和那些怪物们碰面把。”

“那你呢?”

“我只是个普通的战士,遵照命令将你这样的不稳定因素斩杀。”

弓箭手放下了手中的弓箭,拿出了一柄细剑。看上去是放弃用弓箭对敌的打算。

外乡人露出笑意,居然放弃弓箭选用近战武器,是看不起自己吗?

看着向自己跑过来的弓箭手,外乡裙是面不改色的迎了上去。

右脚刚刚踩到草地的一刹那,外乡饶脚下就冒出了剧烈的火光。是陷阱。

这是弓箭手的技能能够布置特殊力量的陷阱。

火光和爆炸淹没了外乡人。

弓箭手踏步突刺,细剑剑光如雨,剑幕笼罩。

但是钢铁碰撞的声音却让弓箭手变了脸色。

“啊,碎了。可惜。”

外乡人手中的红枫和黄穗在火光和爆炸中,骤然与高等级的细剑发生碰撞,经过这些时间的高负荷使用,能够在破极兵刃的效果下使用那么长时间。两把武器已经努力了很久了。

“好了,安心睡吧。”

外乡人宠溺的看着两把剑的碎片。或许外乡人会对敌人报以嗤笑的态度。但是对于自己的武器,外乡人还是有几分战士的情怀在心里面。

更别在自己的感知里,两把武器甚至在对着自己告别。

散落的碎片跌落在地上。热气和受伤后的血液随之蒸腾。

“既然作为敌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明你已经做好觉悟了对吧。”

那个叫什么笋的,自己没有去找他们的麻烦,没想到居然在临近boss房间的前面埋伏了一手。

这个世界的裙是有些可爱,对敌皆杀。就是这样干脆的方式让人比较放松。是不是要考虑防止命运法术,预言侦测的准备。

外乡人又开始沉思起来。

“你是在瞧我吗?”

“我吗?”

面对温怒的弓箭手,外乡人扛着巨剑笑着到:“你们的喜怒哀乐和我这个外乡人关系不大。只不过你们挡在我的路上的话。”

外乡人后面的话没有。但是弓箭手明白。不过是战而已。

“时间拖得有点久了。一会还要去boss房间。放马过来。”

外乡人示意弓箭手攻过来。这样大大方方的样子,反而要比辱骂更加气人。因为这表明了一件事,就是我不在乎你有多强,但是我知道你肯定没我强。

势大力沉的巨剑灌注着血气的力量,一剑快过一剑。手持细剑的弓箭手前几剑还能仰仗着自身的敏捷躲开。但是随着外乡人连绵的斩击加速。

弓箭手已经开始产生了退意。硬吃了爆炸陷阱,怎么还会有这么有威力的斩击。

糟糕。

巨剑斩落,弓箭手方寸中踉踉跄跄的躲过,胸前的衣服已经被狂暴的血气撕成碎片。一道巨大的伤口从左键到右侧腹部的位置。

外乡人向远处望去,一团团绿色的云雾在人群中炸开。看起来那边也很顺利的样子。

“你的武艺精进到如茨程度也磨练了不少的岁月,就这样为了别人去死值得吗?”

外乡饶话,弓箭手听到了,但是那又怎样呢。这是自己选择的道路。

是吗?外乡人也没有在意弓箭手有没有回答。自己要做的就是送他上路。